水性环氧涂料 水性地坪漆
网站首页 关于宇江 水性环氧地坪漆 水性聚氨酯 涂料产品中心 工程案例 新闻动态 联系我们
 
 
关于宇江
 
荣誉资质
 
公司相册
 
施工现场
 
在线留言
 

苏州宇江建材有限公司

全国咨询热线:400-114-0296

电话: 0512-68092681/69173609

传真:0512-68092682

E-mail:2881286503@qq.com

地址:江苏省苏州市工业园区星湖街999号

 

  畅哥儿拉着他,道:“乐哥儿,广州私家侦探 合肥私家侦探你别急,仔细想想林叔么能去什么地方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畅哥儿拉着他,道:“乐哥儿,广州私家侦探 合肥私家侦探你别急,仔细想想林叔么能去什么地方
 
点击率:2      发布时间:2018-10-22

 却没找到,返回大路上,半途遇上畅哥儿和薛白术,两人都一无所获。
  畅哥儿把木槿宝宝放到了药堂让他大伯带着,带着薛白术一起出来找。
  乐哥儿这会已经急成了无头苍蝇般,都要哭了,听到畅哥儿他们也没找到,心里更加着急,他又要继续往其他小巷子里钻。
  畅哥儿拉着他,道:“乐哥儿,你别急,仔细想想林叔么能去什么地方?会不会抱回家了?他家我记得在西城区和北城区交界那里是不是?”
  乐哥儿一听,点头,觉得有理,立马往回跑,要去林叔么家找。
  他刚跑出几丈,便碰到了前来寻他的余清泽。
  看到余清泽,乐哥儿眼里的眼泪就掉出来了,他一把擦掉,便急忙跟他比划着:宝宝不见了,要去找他,我和畅哥儿他们找了东大街这边没有,现在要去林叔

么家去找。
  余清泽心疼地给乐哥儿擦了下眼泪,抱了一下他,说道:“我已经让饭馆和小吃店的伙计们都出去找了,家宝带着人去林叔么家了。你别太担心,先冷静下来

,咱们现在先回去饭馆等伙计们的消息,好不好?”
  乐哥儿摇头,表示自己也要去找宝宝。这会儿,他怎么能回饭馆!
  余清泽无奈,捧着乐哥儿的头让他看着自己,然后说道:“乐哥儿,我知道你很着急,我也着急,你听我说,现在找的人已经很多了,但是如果伙计们有消息

传回来了,我们却不在,那不就错过宝宝的消息了吗?听我的话,我们回饭馆等大家的消息,这才是最快能找到宝宝的方法!知道了吗?”
  乐哥儿泪眼朦胧,比划道:真的吗?
  “真的,相信我,我也想快点找到宝宝!”余清泽点头,很肯定地回答,然后又拉着乐哥儿的手,说道:“跟我回去,好吗?”
  乐哥儿点点头,擦了把眼泪,广州私家侦探   合肥私家侦探然后拉起余清泽的手就飞快地往前跑。
  回去,快点回去!
  畅哥儿也急死了,不过他和薛白术没回去饭馆,仍在东大街这边的小巷子里找。
  乐哥儿和余清泽回到饭馆,饭馆已经挂出了今日歇业的牌子,只有敏叔么在门口站着,看着大街上过往的人。
  “敏叔么,有消息回来吗?”余清泽问道。
  敏叔么摇头,道:“还没有,我也在看着从门口路过的人,没发现林叔么和宝宝。”
  “辛苦了。”余清泽见乐哥儿也站在门口盯着过往的路人,他便进了店里,拉了三张椅子出来,让乐哥儿和敏叔么坐下。
  敏叔么皱眉问道:“老板,那个林叔么为什么要把宝宝抱走?你们跟他也没仇啊,之前见他还挺和气的人,也很喜欢宝宝的。”
  这个问题,也是余清泽和乐哥儿想知道的。
  明明之前的两个月他们都相处得不错,余清泽自觉也没有亏待他,他回去的时候,还比约定的报酬多给了他银钱的。
  他们是万万想不到,这个看起来和善的林叔么会把宝宝给抱走了。
  余清泽摇摇头,道:“我们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把宝宝抱走。”
  敏叔么骂道:“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
  乐哥儿扶着门口的柱子,一直看着路上,眼中满含泪水,心中自责不已。
  他为什么要把宝宝给林叔么抱?!为什么不坚持自己抱,为什么不好好看着宝宝,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让你这么笨!让你这么蠢!
  乐哥儿悔恨死了,拿自己的头一个劲地去撞柱子。
  柱子被撞得砰砰响,听着就很恐怖的样子。
  “乐哥儿,你做什么?!”余清泽见了,吓都要吓死了,赶紧冲过去把他拉开,抱进怀里,抱得紧紧地,然后又把他拉开面对着自己,吼道:“你做什么?!

宝宝不见了我也很着急,你做什么这么伤害自己,要是你再出了什么事,我怎么办?!爷爷怎么办?!小浩怎么办?!”
  他真的生气了,语气前所未有的严厉,他从来没有用这样的语气跟乐哥儿说过话。以前爱都来不及,怎么可能跟他那样说话,可是现在,他是真的忍不住,没

想到乐哥儿这样伤害自己。
  乐哥儿被他吼得愣了一下,看着余清泽脸上担心后怕又惊恐的表情,听到他的话,他才发觉,夫君是误会自己不想活了。
  他摇摇头,有些心虚地解释道:我,没想不开,就是,惩罚下自己。
  余清泽见了他的手势,看他眼神是真的没有那个意思,心下松了口气,然后紧紧把他抱住,说道:“你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
  乐哥儿自觉不对,抱着余清泽的后背,给他顺背,安抚夫君的情绪。
  两人抱了一会儿,余清泽放开他,看着乐哥儿额角,严肃说道:“看看,把额头都撞红了,以后可不许这样糟践自己的身体,知道不知道?!”
  乐哥儿心虚点头,伸手摸了摸额角,是挺疼的。
  “你等着,我去给你拿药酒擦一擦。”余清泽进了储物间,拿了一瓶药酒给乐哥儿揉额头,然后一边问道:“你跟我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看能不能找到什

么线索?”
  说到这事,乐哥儿眼泪又蓄满了眼眶,他飞快地打着手势,将事情跟余清泽比划了一遍。
  余清泽看完,发现也没有什么线索,顿时皱起眉头来。
  林叔么毫无征兆地就将宝宝抱走了,不知道他的动机,也不知道他的目的。
  毫无思绪。
  乐哥儿期待地望着余清泽,希望余清泽能不能想到点什么有用的东西,可惜,余清泽跟他摇了摇头。
  乐哥儿焦急地比划道:宝宝会不会有事啊?他才三个月,还那么小。都怪我没看好他,都怪我!
  比划着,乐哥儿又忍不住哭了起来。
  余清泽抱着乐哥儿的肩膀,安慰他道:“好了,别哭,宝宝会没事的,你不是去安福寺给宝宝求过平安福吗,他带在身上呢,他会没事的……”
  余清泽自己都觉得这安慰的语言实在苍白,毫无说服力,可现在,除了这些,他实在想不到其他安慰的话和其他的办法能安慰到乐哥儿了。
  他自己心里也很着急,担心宝宝的安危,但是现在乐哥儿的情绪就要崩溃了,他就一定不能慌,他要成为乐哥儿的支柱才行,不然,乐哥儿会垮掉的。
  他们俩等了大约两刻钟,伙计们都没有回来,还在外面找,没有丝毫消息传回来,两人如坐针毡,根本坐不住,就在门口走来走去,心中的不安在不断扩大。
  又过了一刻钟左右,一个伙计跑了回来。
  “老板,大松哥打听到消息了!”
  “在哪里?!”余清泽赶紧问道。乐哥儿和敏叔么也期待地看着伙计。
  “在北城门外码头边,大松哥在北城门口打听到,有人看到有个四十多岁穿着灰色衣衫的哥儿抱着一个用红色襁褓包着的小宝宝出城了。然后大松哥就一路问

到了码头那里,在码头,有不少人也看到了那个抱着宝宝的人在那里出现过,然后他往左边卸货区那条路进到林子里去了!大松哥回来看到我跟我说了让我回来通

知你们,他已经追过去了!”伙计一口气将消息说完了。
  乐哥儿一听伙计形容的那人和宝宝襁褓的颜色,立即抓着余清泽的胳膊疯狂点头,表示那就是林叔么和宝宝!
  余清泽见状,赶紧问道:“北城门外码头,卸货区是从北方回来的那个卸货区吗?”
  “是!大松哥说就是以前你们去过买海鲜的那边!”伙计答着,然后又补充了一句道:“不过,那个人身边还有个人,是个二十多岁的汉子,在北城门口的时

候,看到的人还说没有的,应该是在城外等着的。”
  还有个人?那就是还有同伙了!
  “好,我知道了!敏叔么,麻烦你在这里等其他伙计们,要是有人回来告诉他们消息,让他们到码头然后往左边拐弯。小聪,你去城里找其他伙计,告诉他们

消息。乐哥儿,我们走!”余清泽迅速吩咐完,然后到后院操了根扁担出来,拉起乐哥儿就往码头跑去。


第157章 危机
  北城门外的树林子里,一条崎岖的山道上,一个年轻汉子和一个抱着宝宝的哥儿正往西边的方向疾走。
  “阿么,快,咱们要再快点。”年轻汉子一手撑在哥儿的背后,一手扶着他的胳膊往前赶路。
  “阿良,我,我快走不动了。小明他,你说他还好吗?”抱着宝宝的哥儿,也就是林叔么,他满头大汗喘着气问道。
  年轻的汉子是林叔么的二儿子林良,他皱眉答道:“我也不知道,那人会做什么也不知道。总之,我们快点把他要的孩子带过去给他就是了。”
  说到宝宝,林叔么低头望着怀里。
  才三个月的余宝宝正瞪着乌黑的双睛一直看着他,见他低头看自己,以为他要跟自己玩了,立马伸出小手手在眼前晃了一下,还兴奋地“啊”了一下,然后咧

开只能看到粉嫩牙龈和舌头的嘴,冲他笑。
  林叔么一下停住了。
  “阿么,怎么了?抱累了吗?我来抱吧?”林良疑惑地看着他阿么问道,然后想伸手去接孩子。
  “不用,我抱。”林叔么一下抱紧了孩子,看着宝宝天真无邪的脸,心里一紧,根本不敢再跟宝宝那澄净的双眼对视。
  他抬起头,迟疑了一下,含泪说道:“阿良,宝宝,这孩子不会有事吧?那个人要他做什么?他还这么小。咱们,咱们这么做,要是宝宝出了什么事,是会遭

天打雷劈的啊……要不,要不我们还是另外想办法吧?啊?”
  林叔么腾出一只手,激动地抓住了林良的胳膊,脸上带着担忧和挣扎。
  林良也看了宝宝一下,然后不耐又着急地说道:“唉,阿么!你怎么又这样了?我们不是说好了吗?要是不把这孩子给那人,那小明怎么办?小明可是你孙子

啊,他还在哭着等我们去救他呢!”
  “可,可……”林叔么眼眶通红,他说道:“可是这孩子要出了事,我们一辈子都不会安宁,一辈子,都是罪人啊!”
  “那你说怎么办?!现在我们能怎么办?!”林良吼了一句,烦躁地甩开了林叔么的手,一屁股坐到地上,双手抱着脑袋,不断揪着自己的头发,还大吼了一

句,泄愤似的一拳砸在了旁边的树干上。
  林良这一通大吼把宝宝吓着了,嘴巴一瘪,哇地一声就哭了起来,眼睛很快就哭红了。
  听到宝宝哭起来,林叔么赶紧用袖子擦了下眼睛,又抱着宝宝拍着他的襁褓,一摇一摇地哄起来:“哦哦哦,宝宝乖,宝宝不哭,宝宝不哭哦……”
  林叔么花了点时间,把宝宝哄好了。
  宝宝哭着哭着哭累了睡着了,脸色都哭红了。
  林叔么转头看着儿子的样子,又看看宝宝,也哭了起来。他也没办法,他们已经陷入了死路。
  昨天下午,他三岁的孙子小明在院子里玩,他和他儿子夫夫俩都在屋里忙着,等他们忙了一阵子,觉得好像好一会儿没听见孩子玩耍的声音,到院子里找孩子

的时候,却发现孩子不见了。
  他们以为孩子到隔壁邻居家玩了,就过去找,却没找到。他们把家里家外,邻居家整条街都打听了一遍找了一遍,都没找到。
  他们急得要死,三岁的小孩子走不了多远,而且他们大约就是一刻钟没听到孩子的声音,孩子就不见了,肯定不是孩子自己走了出去,而是被人抱走了。
  他们一家人一直找,天黑都没找着,却发现门缝里塞了一封信。
  他们一家人不识字,又匆忙找到会识字的人帮他们看了,才知道,那上面写着:若是想找回孩子,就去把孩子老么两个月前照顾过的刚出生的孩子拿来

 

版权所有:苏州宇江建材有限公司     全国咨询热线: 400-114-0296 电话: 0512-68092681/69173609     传真:0512-68092682  

E-mail:2881286503@qq.com     地址:江苏省苏州市工业园区星湖街999号

 
 
技术支持:苏州网站建设 深圳私家侦探 酒店工程家具 ROHS分析仪 苏州别墅装修公司 上海私人侦探公司 车间地坪漆 苏州别墅装修 二维码喷码机 深圳私人侦探公司 手持喷码机 苏州侦探 华硕招聘
在线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