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性环氧涂料 水性地坪漆
网站首页 关于宇江 水性环氧地坪漆 水性聚氨酯 涂料产品中心 工程案例 新闻动态 联系我们
 
 
关于宇江
 
荣誉资质
 
公司相册
 
施工现场
 
在线留言
 

苏州宇江建材有限公司

全国咨询热线:400-114-0296

电话: 0512-68092681/69173609

传真:0512-68092682

E-mail:2881286503@qq.com

地址:江苏省苏州市工业园区星湖街999号

 

  我正想找你说这件事,广州私家侦探你把乐哥儿抱起来,畅哥儿来换一下床单被子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我正想找你说这件事,广州私家侦探你把乐哥儿抱起来,畅哥儿来换一下床单被子
 
点击率:3      发布时间:2018-10-22

“啊啊啊!生了生了!我哥生了!我小外甥出生了!”
  产房里,产婆笑眯眯地用小襁褓抱着清理干净了的小宝宝给乐哥儿看,“恭喜恭喜,是个小汉子。”
  闻言,乐哥儿侧头看着宝宝,全身红红的,眼睛都还没睁开,因为刚才被产婆拍了下屁股哭了几嗓子,整张脸更红了,现在还在嘤嘤嘤地啜泣着。
  “哇,小汉子,乐哥儿,恭喜!”畅哥儿看着小宝宝,惊喜地跟乐哥儿道贺。
  乐哥儿笑着点点头,想去抱一抱,可是刚才生宝宝用掉了太多的力气,现在他是全身虚脱了,只勉强伸手碰了碰宝宝的襁褓,又听到外面余清泽他们的声音,虚弱地笑了笑,然后就昏了过去。
  “乐哥儿?乐哥儿?阿么,你快来看,乐哥儿怎么晕了?”畅哥儿见乐哥儿忽然昏了,赶紧叫叶大夫。
  叶大夫还在给乐哥儿用药汁清洗产道做后续的事情,听到畅哥儿的声音,过去检查了下,道:“别担心,只是累晕了,他比你生产时要久,没力气了,睡一觉就好了。”
  “哦,这样,吓了我一跳。”畅哥儿拍着心口说了一句,然后跟产婆说道:“产婆,我们抱宝宝到门口给他们看看吧?”
  “好好好。”
  畅哥儿打开房门,广州私家侦探让余清泽他们把大门的门都关上,免得有风吹进来,然后产婆抱着宝宝到了门口。
  “恭喜余老板,是个小汉子。”产婆笑着,将宝宝的襁褓掀开了一点,让几人看清宝宝的脸。
  余清泽、常爷爷和常浩都凑过去看了看,小小的脸蛋,通红通红的,眼睛紧紧闭着,眉头还有点皱着。
  常浩皱眉说道:“怎么皱巴巴地,像个小猴子?”
  常爷爷拍了下他的后脑勺,笑骂道:“你才是小猴子!孩子刚出生都这样,你出生的时候比宝宝还皱巴巴。”
  “啊?”常浩惊恐了,问道:“不会吧?我比宝宝还皱巴巴啊?”
  产婆笑道:“过阵子长开了就好了。”
  余清泽看着宝宝,伸出手指轻轻碰了下宝宝的脸蛋,软软的,嫩嫩的,顿时,心中一片柔软。
  他的儿子诶!
  随后,他抬头问道:“产婆,乐哥儿怎么样?还好吗?”
  产婆答道:“没事,累晕了,睡过去了,有叶大夫在呢,别担心。”
  闻言,几人都放下心来。
  余清泽又道:“我能抱一抱吗?”
  产婆笑着道:“可以可以,喏,小心,他身子软,要稳住他的脑袋。”
  等产婆轻轻地将宝宝放到自己臂弯,余清泽小心翼翼地一动都不敢动了,生怕动一下不小心把儿子给摔了。
  小小的一团,软绵绵的,感觉都没什么重量,估计也就六七斤的样子,余清泽却觉得臂弯里这一小团重逾千斤。
  常浩看着也眼热,问道:“我也想抱。”
  常爷爷立马道:“不行,你都不会抱,万一把宝宝摔了怎么办?等宝宝再大点你才能抱。”
  常浩闻言,又幽怨了。
  然后,常爷爷也抱了一小会儿,便让产婆抱回屋里去了。
  等到畅哥儿他们帮忙将房间都清理干净,又给乐哥儿擦了下身子,换了身衣服,余清泽进去先看了看乐哥儿。
  见到乐哥儿满头的头发都湿透了,脸色也很是不好,疲惫又憔悴的模样,余清泽很是心疼地在他额头亲了下,拿过一条干布巾给乐哥儿擦头发。
  “叶大夫,这床单被子什么的现在能换吗?我怕乐哥儿睡得不舒服。”余清泽小声问道。
  “我正想找你说这件事,你把乐哥儿抱起来,畅哥儿来换一下床单被子。”叶大夫说道。
  几人又将床单被子都换过,随后叶大夫又交代了余清泽和请来专门照顾乐哥儿月子和宝宝的林叔么,交代了一下产后的注意事项,两人都认真地记下了。
  余清泽又下厨做了饭菜,请产婆和叶大夫他们吃过晚饭,这才送了产婆和畅哥儿他们回家。
  “今晚我先留一下,我再看看乐哥儿醒来的状态。”叶大夫说道。
  余清泽紧张问道:“是乐哥儿身体出了什么问题吗?”
  叶大夫笑笑,道:“没大事,你别担心,只是生产时他时间用得有些久,出血就多了点,我想看看他产道恢复情况,放心吧,没事。”
  闻言,余清泽点头,道:“辛苦叶大夫了,我去给您收拾客房。”
  家宝和常浩还是住了一间房,家里还留有一间客房和一间小耳房,小耳房是给林叔么住的,余清泽便将那间客房收拾好,安排叶大夫住下。
  林叔么刚给宝宝喂完奶米,宝宝睡着了,他问道:“余老板,晚上孩子还会醒来,要喂食换尿布,还是我在这里守着吧?”
  余清泽摇头,答道:“不用,你先去睡吧,如果宝宝醒了,我再找你。”
  虽然刚才他已经学着给宝宝喂食换尿布,不过他估计自己到时候还是会手忙脚乱的,特别是现在宝宝刚出生还没满月,脆弱得很,肯定是需要林叔么来照顾的。但是他又不放心一个陌生人和乐哥儿还有宝宝在一间屋里睡觉,也怕乐哥儿万一半夜里醒来了,看不到他害怕,便决定还是自己跟乐哥儿和宝宝睡的好。
  晚上,乐哥儿累得太厉害了,没有被吵醒。宝宝却醒来了好几次。
  一直到第二天早晨,乐哥儿才醒了。
  叶大夫给他仔细检查过,确认没什么问题,又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项,便回家了。
  等送走了叶大夫,余清泽回到房间,看着乐哥儿侧着身,一手轻轻地放在宝宝的襁褓上,脸上带着柔和的笑容,看着宝宝睡觉,那安详满足的神情,仿佛泛着一层光。
  余清泽走过去,坐在床沿,在乐哥儿脸上亲了下,说道:“夫郎,辛苦你了。”
  乐哥儿闻言,摇摇头,比划道:不辛苦,能看到宝宝出生,什么都值得。
  余清泽心里感动,低头,轻轻地吻了下乐哥儿的唇,低声道:“夫郎,我爱你。”
  我也爱你。
  乐哥儿比划了一下,轻启双唇,两人交换了一个甜蜜温柔的亲吻。


第155章 宝宝不见了
  坐月子与伺候月子都是辛苦的事情,特别是在这七月大热天的时候,不能使用凉席,不能吹凉风,还不能接触凉水,不仅是乐哥儿自己觉得难受,余清泽看着都觉得热,怕他会中暑,只能轻轻地在他身边扇扇子,还不能扇快了。
  他们晚上睡觉也睡不好,宝宝晚上饿了会醒好几次要吃的,宝宝一哭,乐哥儿和余清泽就醒了,等到宝宝再睡着,他们才能继续睡。
  天气太热,乐哥儿刚生产完,身上总是会出很多汗。余清泽便给乐哥儿买了许多的新内衫,全用比较吸汗的布料,乐哥儿一出汗湿了衣衫,便给他擦身体,换衣服,避免着凉。
  幸好请了人来帮忙,余清泽才没有手忙脚乱。
  乐哥儿的叔么文丽知道他生了,也带着礼物过来看了,还留下帮着伺候了十天月子。
  林叔么自己带大过三个孩子,还带过孙子,经验非常丰富。给宝宝喂食、换尿布、给乐哥儿擦身帮忙涂药膏,洗衣服,他都非常利索,而且即便是半夜里,只要宝宝一哭,他就立即从隔壁过来帮忙了。
  看了几天,余清泽和乐哥儿都对他非常满意。
  每天早中晚,趁着吃饭的时候,堂屋门和对面的门都关上,然后乐哥儿和宝宝就可以都出来到堂屋里待一会儿,然后他们的卧房里就会趁机通风换气。
  每天也只有这三个时候,常爷爷和常浩他们才能见到小宝宝,而家宝要顾饭馆,只有每天早上才能见到宝宝。
  此时宝宝的眼睛已经可以睁开了,黑溜溜的像黑葡萄似的。
  “哥啊,你看,宝宝在看我。”常浩激动地说道,忍不住伸出手指去碰了碰宝宝的脸蛋,跟他说道:“宝宝,你醒了啊?我是小舅舅呀,还记得不记得?你饿不饿,我喂你喝奶奶好不好?”
  宝宝就用他乌溜溜的眼睛看着前面的大猴子,完全不懂这个大猴子在说什么的样子。
  家宝也凑着头在一边看,脸上带着迷之微笑看着宝宝的嘴巴一嘬一嘬的,说道:“你看,他的嘴在动,哥夫,他是不是饿了啊?”
  乐哥儿点头。
  林叔么端着奶米冲的奶水过来,说道:“是饿了,来,我来给他喂奶,你们快去吃饭吧。”
  “我想看宝宝喝奶。”常浩说道,家宝也点点头。
  两人便在一边看着林叔么熟练地用小木勺子给宝宝喂奶,看得聚精会神的。
  小宝宝刚出生吃得不多,不一会儿便吃饱了。乐哥儿竖着抱着他打了个饱嗝后,没多久又睡着了。
  “诶,宝宝,你又要睡觉觉了?不跟小舅舅玩一会儿吗?咱们每天才见三次诶,你要抓住这宝贵的机会啊……”说着常浩就想去碰一下宝宝嫩嫩的脸蛋。
  “他又睡着了?”看到宝宝闭眼了,家宝一把抓住常浩的手腕,说道:“宝宝要睡觉了,你快把爪子收回来,别打扰他。”
  说着,他把常浩的手拉开,看着宝宝睡着的样子不自觉就笑开了。
  “好了,快过来吃早点,皮猴子,你再不快点,去学堂要迟到了!”常爷爷在饭桌边喊道。
  “哦哦,我知道了,我再看一下啊……”常浩头也没回,答道。
  乐哥儿拍拍他胳膊,示意他们赶紧过去吃早点。
  “哥夫,我来抱宝宝,你先去吃早饭吧?”家宝忽然道。
  乐哥儿看着他期待的眼神,点了点头,示意他坐到竹床上去。
  见乐哥儿同意了,家宝立马坐到竹床上,双腿微微分开,伸出双手摆出抱宝宝的姿势。然后乐哥儿将宝宝放到了他的臂弯里。
  “我,我也想抱一下!”常浩立马说道。
  “你快过来吃饭!”常爷爷在那边叫道,“你自己看看什么时辰了!”
  常浩撅着小嘴巴到饭桌上去吃早点了,边飞快地吃还边扭头去看宝宝,跟家宝说道:“家宝哥,我待会吃完你给我抱一下哈。”
  家宝抱着宝宝没有抬头,答道:“哦,那你吃慢点。”
  “……”家宝哥也变坏了!常浩飞快地吃着鸡蛋饼,没一会儿就吃完一个蛋饼又飞快把粥喝完,然后把碗一放,道:“我吃完了,换我了!家宝哥,你去吃饭。”
  “……你怎么那么快,平时不是还要吃两个肉包的吗?”家宝吃惊地看着常浩,问道。
  “不吃了!待会带两个包子去就行了!快,给我抱,没时间了!”常浩学着家宝的样子,坐在他旁边,然后示意家宝把宝宝移过来。
  “……哦。”家宝其实还非常不愿意放手,才抱了一会儿呢。
  见家宝半天没动,常浩催道:“快呀。”
  家宝:“……我不知道要怎么放过去,万一把宝宝弄醒了怎么办?”
  常浩:“……”
  “我来我来。”林叔么赶紧过来,从家宝手里接过宝宝,又放到了常浩怀里去,“小心护着宝宝的头颈,只能抱一会儿,待会要抱进里屋去让他睡觉了。”
  常浩:“好。”
  终于抱到宝宝了,常浩开心了,咧嘴笑起来。
  有了宝宝,家里明显更热闹更欢乐了。
  好不容易熬过月子,乐哥儿和余清泽都松了口气。
  当天起来乐哥儿就好好地将身上全部彻底地洗了一遍,顿时感觉清爽了。
  上午,他们请了剃头师傅回来,给宝宝落胎发。
  乐哥儿抱着宝宝,林叔么帮着固定宝宝脑袋,师傅便给宝宝剃了个桃子头,后面全部都剃光了,只在脑门前留了个桃形的一小撮头发。
  乐哥儿将宝宝的胎发全部收集了起来,用红布包了起来,然后放到一个小银盒子里,珍藏了起来。
  宝宝的满月宴,就设在了聚福楼。那天小吃店和聚福楼都没开店,伙计们都到聚福楼来帮忙做宴席了。
  余清泽将牛头村的村民每家都送了请帖,还给里正也送了,然后还请了蔡府赵府薛府,刘老板、胡当家他们,将关系好的人家都给请了过来。
  满月宴很是热闹,不过乐哥儿和宝宝也就是出来露了一面,然后便到重新布置了一下的储物室里去待着了。他们都刚出月子,不太适合这种热闹的场合。
  储物室里也清空了摆了一桌,乐哥儿和宝宝、洛夫郎和孩子们、蔡老夫郎、赵夫郎、叶大夫、畅哥儿和木槿宝宝、畅哥儿阿么、乐哥儿叔么他们坐在里面。
  有两个宝宝,还有洛夫郎的两个小孩子,屋子里都围绕着宝宝在说着,非常温馨和乐。
  文丽看着两个宝宝,一个小哥儿,一个小汉子,两人相差不到两个月,他顿时笑着说道:“乐哥儿畅哥儿,你们俩关系这么好,两个宝宝也有缘,相差不到两个月,不如考虑下给他们定个娃娃亲呢,亲上加亲。”
  赵夫郎他们一听,诶,说得也挺在理啊,便都说好。
  畅哥儿和乐哥儿互相对视一眼,笑了笑,畅哥儿道:“我们之前也这样想过的,不过感情这事也说不准,反正他们俩已经是青梅竹马了,一起长大,已经比别人有更多的机会,以后能不能走到一起,就看他们的缘分吧,我和乐哥儿都让他们自己选择对象。”
  他和乐哥儿两人都是经过自由恋爱自己挑的夫君,深知姻缘这种事情,还是要两人都喜欢才好,要是现在这么小给他们定下了,那万一他们长大了不喜欢对方,可怎么办?还要退个婚不成?也很麻烦。
  顶着个未婚夫的名头有时候也并不是好事,反而是枷锁,禁锢了孩子们的自由和幸福。
  其他人一听,也知了,点头道是,揭过这话题不提。
  而外面的村民们,都在议论着乐哥儿和宝宝的事情,还有余清泽的店子。
  他们是真的没有想到乐哥儿生了孩子,毕竟以乐哥儿那孕痣,以前可真没见过有人生出孩子的。当初听到余清泽回来报喜的时候,大家都还愣了好久呢。
  现在,看到乐哥儿抱着宝宝,许多人也都去看了一眼,宝宝白白胖胖的,长得可好了,还是个小汉子呢。
  他们都不禁感叹,乐哥儿一家真的是苦尽甘来,幸福美满了。
  余清泽和常爷爷常浩在外面招呼着客人,家宝和大松大志掌厨,其他饭馆和小吃店的伙计们在帮着洗菜上菜。
  聚福楼里都坐满了,后院里还摆了好几桌。几十桌的菜同时出,也是很考验厨师们的功力了。
  招呼完一圈客人,余清泽便也换了衣服,去厨房帮了会儿忙。
  满月宴很热闹,也很圆满。
  下午送走了客人,伙计们留下来收拾饭馆,余清泽带着乐哥儿先回去休息了。

 

版权所有:苏州宇江建材有限公司     全国咨询热线: 400-114-0296 电话: 0512-68092681/69173609     传真:0512-68092682  

E-mail:2881286503@qq.com     地址:江苏省苏州市工业园区星湖街999号

 
 
技术支持:苏州网站建设 深圳私家侦探 酒店工程家具 ROHS分析仪 苏州别墅装修公司 上海私人侦探公司 车间地坪漆 苏州别墅装修 二维码喷码机 深圳私人侦探公司 手持喷码机 苏州侦探 华硕招聘
在线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