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性环氧涂料 水性地坪漆
网站首页 关于宇江 水性环氧地坪漆 水性聚氨酯 涂料产品中心 工程案例 新闻动态 联系我们
 
 
关于宇江
 
荣誉资质
 
公司相册
 
施工现场
 
在线留言
 

苏州宇江建材有限公司

全国咨询热线:400-114-0296

电话: 0512-68092681/69173609

传真:0512-68092682

E-mail:2881286503@qq.com

地址:江苏省苏州市工业园区星湖街999号

 

  因为环境一下嘈杂了,宝宝的动作又还比较轻微,广州私家侦探乐哥儿的注意力不可能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因为环境一下嘈杂了,宝宝的动作又还比较轻微,广州私家侦探乐哥儿的注意力不可能
 
点击率:3      发布时间:2018-10-22

乐哥儿点头。
  吃早餐的时候,他们一家人特意坐在了角落的一个小隔间里,常浩还专门坐到了他哥的左手边,就是为了能在宝宝动的时候能去听一听。
  因为环境一下嘈杂了,宝宝的动作又还比较轻微,乐哥儿的注意力不可能时时放在肚子上,感觉有时候就不太准。
  直到他吃完了早点,他才忽然感觉到了一次比较明显的,他立即拉了下常浩。
  常浩嘴里的早点还没吞下去,立即俯身低头将耳朵贴他哥肚子上,还放了一只手贴着……
  家宝见了,眼巴巴地盯着常浩。
  他也想去听一听。
  可是自己已经十五岁了,而且还是哥夫的肚子,不好像常浩那样去听。
  不过很可惜,这时候气温还不高,乐哥儿穿得厚,常浩啥也没听见,啥也没感觉到。
  常浩幽怨道:“听不见,也没感觉到……”
  乐哥儿安慰他:等过段时间再听。
  余清泽也道:“现在宝宝还小,没什么力气,等再过两月,你就能看到他拳打脚踢的样子了,不要着急。”
  “只能这样了……”常浩叹口气,广州私家侦探又爬下去,对着乐哥儿的肚子说道:“宝宝啊,我是舅舅啊,你快点长大,等你出生了,我带你去玩啊,玩弹弓啊,捉麻雀啊,掏鸟窝啊……对了,你喜欢不喜欢弹弓啊?我做把弹弓送给你啊……”
  “还有我啊,我是小叔叔啊!”家宝忽然开口插了一句道。
  余清泽、乐哥儿&常爷爷哭笑不得:……
  “对啊,刚刚那是你小叔叔的声音啊,你也要记得啊。还有太爷爷的声音,我让他跟你说说话啊。”说着,常浩抬头对着常爷爷说道:“爷爷,快,跟宝宝说句话。”
  常爷爷:……
  “快嘛,爷爷,这是跟宝宝第一次见面打招呼啊,快说。”
  常爷爷无奈,清清嗓子,然后说道:“乖宝啊,好好听话,不要太折腾你阿么,晚上要好好睡觉,知道么?”
  不愧是有经验的人了,知道宝宝晚上好动,会影响孕夫的睡眠。
  常浩跟宝宝说了一大通话,然后抬头看着余清泽道:“我好羡慕哥夫啊,可以摸到宝宝的第一次胎动。”
  说完,还很哀怨地使劲咬了一口手里的包子。
  家宝也默默点头。
  余清泽扬头,下巴一抬,得意地说道:“那当然,我可是他爹!”
  常浩:……
  作者有话要说:  宝宝:旋转,跳跃,我闭着眼……
  常浩:宝宝在开演唱会,我要听我要听!
  宝宝:你听就是,我动算我输!╭(╯^╰)╮


第154章 小包子出生哒
  四月底的时候,常浩还是如愿地感受到了小外甥的胎动,还眼睁睁地看着他用小脚丫顶起的一个小包包,常浩感觉自己的手掌被蹬了一下的感觉。
  “哇,宝宝,你力气好大!”常浩吓了一跳,把手拿开看着自己的掌心,惊奇地说着,然后他又扭头说道:“哥,家宝哥,他蹬我!”
  说着,又把一脸兴奋地把手放了上去。
  乐哥儿笑着轻轻点头。
  这阵子宝宝很活跃,特别是在余清泽和常浩跟他说话的时候,动得特别厉害,好像真的已经记住了他们的声音似的,只要他们一靠近了说话,如果没睡觉,他都会动一动。
  即便隔着一层衣服,家宝也看到乐哥儿的腹部动了一下,还被顶起了一个小鼓包。
  他睁大眼睛看着,感觉好神奇。
  乐哥儿朝他招招手,家宝走过去。
  乐哥儿跟他比划道:想摸摸他吗?
  家宝这两个月来一直都是用这渴望期待的眼神看着常浩跟小宝宝互动,可羡慕,这眼神,没逃过乐哥儿的眼睛。
  家宝闻言,双眼一亮,结巴了一下,“可,可以吗?”
  乐哥儿点头,拉过他的手腕,放到小宝宝在动的位置,让他感受一下小生命的神奇。
  这会儿,正好宝宝又蹬了一下,家宝只感到手掌下有力的一击,真的在动!
  “是不是蹬你了?”常浩问道。
  家宝愣愣地点头,“好神奇。”
  余清泽看着三人,笑道:“出来肯定很调皮。”
  常浩道:“调皮好,我带他玩儿。”
  “只怕你到时候烦得不行。”余清泽摇头道。
  常浩也摇头,然后一本正经地道:“才不会!小舅舅可不是白当的!”
  几人看着他笑。
  随着宝宝的长大,乐哥儿的身子越来越笨重,因为胎动,晚上睡得也不是很好,没一会儿便有些累,需要休息。
  因为畅哥儿现在已经到了孕期后期,差不多要生产了,他也都在家里待产,乐哥儿现在就每天去薛府陪着他。乐哥儿没怎么紧张,倒是家里四个汉子比他更紧张,每天都必须要有个人陪着他一起过去,再接他回来。
  五月十六的时候,畅哥儿生了,在晚上,是一个小哥儿。第二天乐哥儿他们收到薛府的红鸡蛋的时候才知道。
  乐哥儿立马带着礼物去看望了,余清泽陪着。
  余清泽自然是进不去房间的,只好在外面等着,薛白术陪着他。
  薛白术脸上虽然眼底带着青黑,但脸上却是掩饰不住的喜色。余清泽看着笑道:“昨晚没睡好吧?你不用陪我,去休息吧,睡好了好照顾畅哥儿和宝宝。”
  薛白术摇头笑道:“没事儿,这会儿也睡不着。”
  余清泽便问道:“宝宝取好名字了吗?”
  “取好了。”薛白术点头,道:“叫薛木槿。”
  “木槿?”
  薛白术点点头,道:“一种花,也是一种清热凉血的药。我爹取的。”
  “……”余清泽顿了一下,然后说道:“很有,你们家的特色。”
  薛白术的大哥叫薛黄芪,二哥是哥儿叫薛沉香,白术、黄芪、沉香,都是药材名。他大哥的孩子也都是以药材命名的。
  薛白术无奈点头,小声道:“余大哥你是不知道,原本还有两个名字的,我爹一共取了三个名字给我们挑,薛红参、薛赤芍、薛木槿,我觉得还是木槿好听点,就用了这个,畅哥儿也同意了。”
  闻言,余清泽哭笑不得,幸好木槿确实好听,要是叫了什么其他不好听的药材名,不知道宝宝长大后会不会抱怨。
  薛白术问道:“余大哥,你们的宝宝取好名字了吗?”
  余清泽摇头,道:“还没有,家里每个人都想了,好几个名字,都觉得自己取的最好听,还没决定用谁取的。”
  因为宝宝名字这事,他们召开了几次家庭会议了,谁也没说服谁,最后余清泽大手一挥,道:“等宝宝大一点,让他自己选!抓阄!”
  最后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认同,反正是宝宝自己抓的,到时候抓到什么名字,就让他用什么名字好了。
  等过了半个时辰左右,乐哥儿看完宝宝出来,两人便告辞回了饭馆。
  一路上,乐哥儿都在给余清泽比划着,宝宝小小的软软的好可爱,脸上写满了欣喜和期待。
  “等我们的宝宝出生了,也会很可爱的。”余清泽说道。
  乐哥儿高兴点头。
  过了孕期九个月后,余清泽便不让乐哥儿到饭馆了,他也将饭馆交给了家宝和大松大志,然后在家陪着乐哥儿。
  大松大志经过一年多的学习,厨艺也可以了,目前菜单上的菜也可以做得很好,能支撑起厨房。
  生产需要的东西,宝宝出生后需要的东西,产婆、找来临时照顾乐哥儿月子的人也找好了,只等宝宝出生,便会马上过来。
  一切准备就绪,就等宝宝降临。
  七月初八,乐哥儿刚起床吃完早饭,余清泽陪着他在院子里散步消食。
  院子里,常爷爷在两边墙边种了两长条西红柿。此时正是西红柿成熟的季节,一颗颗红彤彤的圆圆的西红柿吊坠在枝头,特别漂亮。
  乐哥儿微微弯腰,想去摘一颗,肚子忽然痛起来。他一手捂着肚子,紧皱眉头,另一只手迅速抓住了身边余清泽的胳膊。
  “怎么了?肚子痛?”余清泽紧张地问道。
  乐哥儿点头。
  “是不是要生了?我抱你回房。”余清泽迅速抱起乐哥儿回到房间,一边走一边叫道:“爷爷,爷爷。”
  “怎么了怎么了?要生了?”常爷爷从厨房里出来,看到余清泽抱着乐哥儿进了房间,赶紧问道。
  把乐哥儿放在床上,余清泽然后问乐哥儿道:“怎么样?我,我现在去请产婆过来。”
  对这方面他实在没经验,只知道生孩子前期阵痛会很痛,而且还会持续一段时间,但他不懂,幸好产婆家就离他们不远,可以让产婆先看着,然后他再去请叶大夫过来。
  “要生了?”常爷爷也跟了过来,焦急问道。
  余清泽摇头,道:“不知道,乐哥儿忽然肚子疼,可能是要生了,爷爷,我先去请产婆,你看着乐哥儿啊。”
  说着余清泽就跑出去了。
  “诶,阿泽,没那么快!”常爷爷叫道,可余清泽已经跑出去了。常爷爷摇摇头,进了房间,坐在床沿,问乐哥儿:“小乐,还疼吗?”
  乐哥儿点头,眉头皱得紧紧的。
  “你放心,阿泽已经去请产婆了,应该还要疼好一会儿,你先忍忍啊。你阿么生你们的时候,也疼了很久才生的。”常爷爷也帮不上他什么忙,只能一边跟他聊天分散下他的注意力,一边给他擦汗。
  乐哥儿闻言,点头,过了一会儿,肚子没那么痛了,他抬头松了口气。这生产前的阵痛,叶大夫和畅哥儿他们都跟他说过,他知道还要些时间才能生。
  没过多久,产婆来了,询问了一下情况,然后说道:“没事,还有一会儿,你们先去把叶大夫请过来吧。余老板你说还有个哥儿懂你夫郎的手势是不是?”
  余清泽点头,道:“是,畅哥儿看得懂。”
  “那把他也一起请过来吧,请他陪着生产。”产婆说道。
  “好的,我现在就去。”余清泽立即赶着马车就过去薛府了。
  叶大夫和畅哥儿听乐哥儿要生了,也赶紧吩咐佣人去药堂将薛白术叫回来,然后把薛木槿宝宝给了他大伯么带着,就带上药材和药箱坐上马车过去了,薛大夫还带上了他的贴身小厮也是他的助手。
  叶大夫到了之后,先进去看了看乐哥儿的情况,见还早,让他们不用担心。
  中午吃过饭,又一直到下午申时,乐哥儿终于要开始生了。常浩这阵子都回家吃午饭,看到他哥要生了,就飞快跑去学堂跟夫子请了假然后又飞快地跑了回来,等着。
  因为乐哥儿出不了声,余清泽、常爷爷和常浩在外面都听不到乐哥儿的声音,只能听见叶大夫和产婆的声音,什么“深呼吸,吸气,用力”、“坚持住,快出来了”之类的。
  可是就是因为听不到乐哥儿的声音,反而让他们更加担心起来,感觉时间过得更加缓慢。
  他们就只能在外面等着,等里面需要热水的时候,就端过去,给里面换水。
  ……
  余清泽他们感觉自己经过了漫长的等待,终于在天黑的时候,听到了一声嘹亮的婴儿啼哭声。
  “哇——”
  “生了生了!爷爷,生了!”余清泽高兴地抓着常爷爷的胳膊,兴奋地说道。
  常爷爷也很激动,大声道:“生了!我重孙孙生了!”
  常浩更加夸张,一边吼着一边在院子里疯狂跑圈。

 

版权所有:苏州宇江建材有限公司     全国咨询热线: 400-114-0296 电话: 0512-68092681/69173609     传真:0512-68092682  

E-mail:2881286503@qq.com     地址:江苏省苏州市工业园区星湖街999号

 
 
技术支持:苏州网站建设 深圳私家侦探 酒店工程家具 ROHS分析仪 苏州别墅装修公司 上海私人侦探公司 车间地坪漆 苏州别墅装修 二维码喷码机 深圳私人侦探公司 手持喷码机 苏州侦探 华硕招聘
在线咨询